yxsbwg@126.com 0510-87098166

宜兴市博物馆藏“朱可心扁竹壶”

——宜兴市博物馆朱轩林

刊登于《宜兴日报》收藏板块“宜博赏宝”栏目

紫砂壶,“方非一式,圆不一相”,造型各异,门类繁多。然而在这千变万化的紫砂壶造型中,有一类不得不提,那便是“竹段壶”。为何宜兴紫砂多竹段?缘于“竹”中融入的地方情怀与文人素养。竹,刚劲、清新、生机盎然、蓬勃向上。苏东波在《于潜僧绿筠轩》写到: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”表达了他对竹推崇,对高雅、廉洁的向往。

宜兴,素有竹的海洋之称,历代紫砂艺人创作了众多以竹为题材的壶式,竹段壶壶身为高低、长短诸多不规则变化的竹段;流、把、盖钮亦取竹段、竹枝样式。整器竹节错落有致,参差有别,自然生动,刚柔并济。夸张的流、把和壶身呼应成势,让人感受到其内在的张力和生命力。常于壶盖壶身处用作点缀的竹叶,俊秀挺括,更巧妙地表现了生命的延续。

今天要介绍的这件器物,宜兴市博物馆藏“朱可心扁竹壶”,正是对竹段壶最好的诠释。

朱可心,1904-1986,原名朱凯长,字“恺长”,自取“可心”为名,寓意“虚心者,可师也”,“山中一杯水,可清天地心”。14岁时拜汪生义为师,擅花其造型。尤善以龙、云、松、竹为题材创作,风格浑厚淳朴,法度合宜,神韵俱佳。其“竹节鼎”构思奇特,配色巧妙,在上海豫园展出时,被宋庆龄花巨资购下。朱可心制壶每式限量精制,壶样全部对后辈新人公开,汪寅仙、潘春芳、范洪泉等名家大师都师从其门下。

宜兴市博物馆藏“朱可心扁竹壶”,以一节硕竹根为身,扁圆状,线条流畅,竹弯分作流、钮、把,续出自然。壶盖贴竹叶数片。整器竹型丰满圆润。

朱可心善“花器”,此“扁竹壶”亦为“花器”。那么对于紫砂花器,我们究竟要作哪些了解?

1、什么是“花器”?

凡以雕塑技法仿自然界物类形态的紫砂壶,都可以归为“花器”类。因带有浮雕、半圆雕或圆雕装饰,别称“塑器”,一般分为吉、祥、福、瑞四类,像“梅段”、“松段”、“竹段”、“树瘿”、“束柴三友”等壶,仿植物枝干、叶片、藤蔓等为形者则称为“祥枝器”。

2、“花器”壶的主要特点是什么?

花器,无论是将物象设计成壶的整体,或是在光器的流、把、钮、足等局部运用雕、镂、堆、捏等手法,将自然形体变化为造型构成,都要求宁简勿繁、主次分明、视觉和谐,并尽量妙用紫砂泥料的天然色泽。

3、花器与光器的关系是什么?

就成型工艺来看,花器实为光器的延伸。无论何种花器壶,都是在或圆(如“荷花壶“)、或直(如”竹段壶”)、或对合(如“合梅”壶)、或方(如“高风亮节”壶)、或围成异形(如“梅桩”壶)的身桶成坯后,利用紫砂泥的可塑性再添加雕饰的。

以本文所述“扁竹壶”为例,其竹叶的添加,是先搓成叶形泥片,然后用特制的“贴竹叶尖刀”两面按压,形成“叶筋”;其壶流上的“竹节纹”,是先分段将细泥条绕在流管上,然后用特制的刀具,将泥条与流面压成带节理的纹样。

可见,花器的制坯,离不开特制的各式工具、模型,更离开紫砂匠人的匠心独运,对细节、完美的追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