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xsbwg@126.com 0510-87098166

宜兴市博物馆藏 宋代 磁州窑瑞兽纹梅瓶

 

——宜兴市博物馆朱轩林

刊登于《宜兴日报》收藏板块“宜博赏宝”栏目

    宋代,中国陶瓷的第一个高峰,官、民两大系统都蓬勃发展,除了我们耳熟能详的宋代五大官窑——汝、官、哥、钧、定,还有民窑的八大窑系,正好以长江为界,北方四个,南方四个。北方是磁州窑、耀州窑、钧窑、定窑;南方是景德镇窑、龙泉窑、吉州窑、建窑。今天,我们要讲的便是磁州窑,北方民窑的主力军。

    磁州窑的名称出现的很晚,到20世纪初才被命名,为它命名的也不是中国人,而是西方一名研究中国陶瓷的专家——霍布逊。照理说来,磁州窑是北方民窑很重要的一支,但历史少有记载。什么原因呢?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关于陶瓷的宋代文献,大多由南宋人所写,比如陆游、周密、叶寘等人,一方面南宋人对北方的情况不太了解;另一方面,南宋时期,北方由金人统治,鲜有记载的原因便在于此。

    第一个关于磁州窑的记载,在明朝曹昭的《格古要论》中:“磁州窑出于河南彰德府,瓷器好者与定器相似,但无泪痕,亦有刻花、绣花,素者高于定器”,从字面意思来看,曹昭认为,磁州窑出自河南,釉面没有流痕,素面的磁州窑卖得比定窑的要贵。

    磁州窑的窑址,主要在晋冀鲁豫军这个辖区内,就是今天的山西、河南、山东、河北这四个省。磁州窑本身是北方最为重要的一个窑口,历史上大量出口,一直延续到明清时期,从未间断,有句俗话说的很有意思:“磁州窑是个筐,看不明白的往里装。”也是对磁州窑规模、产量大的一个形象的比喻。

    《格古要论》中曹昭对磁州窑的装饰工艺有个简单描述,“亦有划花、绣花”,其实磁州窑的装饰手法相当之多,《中国陶瓷史》记载有十几种,几乎我们能想象到的装饰手段,磁州窑器中都有运用,大体可分为三种:第一种,就是运用刀、竹之类硬器刻划;第二,是用软笔绘画;第三便是软硬结合。

    其实要说磁州窑对陶瓷工艺的最大贡献,当属它发明的一种工艺——“化妆土”。我们看磁州窑的胎体,也就是烧造瓷器的原材料,大多不太高,胎色灰、黄、黑,都不好看,但当时工匠追求美的心态并不比我们差,如何用粗糙的原材料少出精美的陶瓷,“化妆土”工艺便应运而生。先把瓷器成型后,再在胎体表面刷上一层白粉,之后再罩釉,这就是“化妆土”工艺,有点类似我们现在“遮瑕膏”的作用。

    最典型的磁州窑,当属白底黑花,白色底色,其上纹饰为黑色,对比十分强烈,体现了北方民间一种率真、粗犷、简约的美感,不受约束。恰恰是这种不受约束的陶瓷工艺,成就了磁州窑的千变万化、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宜兴市博物馆藏的这件宋代磁州窑瑞兽纹梅瓶,便是典型的磁州窑白地黑花,同时在瑞兽的毛发处施褐彩,显得更加形象逼真。梅瓶造型束颈、溜肩、收腹,纹饰采用软笔绘制,笔法率真、写意,瑞兽造型生动传神,不失为一件精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