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xsbwg@126.com 0510-87098166

宜兴市博物馆藏“唐 海兽葡萄镜”赏析

 

——宜兴市博物馆朱轩林

刊登于《宜兴日报》收藏板块“宜博赏宝”栏目

 

    在宜兴市博物馆筹建阶段,宜兴地方一大批热心的铜镜收藏者,向博物馆捐赠了自身收藏的精美铜镜,东汉的“许氏作镜”、唐代的“海狮葡萄镜”、“凤纹方镜”、明代的“寿山福海铭文镜”,等等,不乏精品。而我今天要介绍的,是一面宜兴市博物馆馆藏的唐代“海兽葡萄镜”。选择这样一面铜镜作文,缘于前段时间读到的一篇小诗,唐朝苦吟诗人贾岛的《友人婚杨氏催妆》:“不知今夕是何夕,催促阳台近镜台。谁道芙蓉水中种,青铜镜里一枝开。”诗人借着青铜镜中的影像,巧妙地夸奖了朋友新婚妻子的美丽,语气生动俏皮,既反映了唐代铜镜的广泛使用,又重现了大唐盛世,百姓人家,生活其乐融融的景象,令人神往。

    宜兴市博物馆藏“唐海兽葡萄镜”,直径110毫米,缘厚9毫米,重480克。圆形,伏兽钮。内圈凸起,将镜背分作内外两区。内区四瑞兽身体匍匐,扭身露背,前爪搭于葡萄枝蔓之上,作攀援状,兽身表面细节简化,仅在首尾处依稀见到几处海兽毛发,然而兽身整体线条流畅、造型生动,寥寥几笔,便让海兽显得头大体宽,甚是讨喜;外区葡萄、禽鸟、蛱蝶纹饰交错有序,欣欣向荣。整体给人以纹饰饱满、内容充实、生机勃勃之感。所谓 “文物里面有文化”,这种直观感受并非凭空而来,与此镜背后所依托的盛唐背景休戚相关。

    唐代,中国历史上最为强盛、开放的时代之一,国力强盛,万国来朝,文化上海纳百川、中西交汇。唐朝的自信与开放,豪放与不羁,体现到这个时期的铜镜之上,使得其在形制、花纹、铭文内容、装饰手段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开创了繁花似锦、富丽堂皇的时代风尚。本文所述的这面宜兴市博物馆藏“唐海兽葡萄镜”,正是唐代最具代表性的铜镜款式之一:就制作工艺而言,加大了青铜冶铸中锡和银的合金比例,使镜面显得亮洁而泛现银白光泽,影像十分清晰;就纹饰内容而言,选取唐中期最为流行的海兽葡萄作为主体纹饰,海兽亦有“狻猊”之称,《尔雅·释兽》曰“狻猫,食虎豹。”唐初,波斯的摩尼教传入中原,海兽和葡萄在摩尼教中皆被视为有力的象征;就装饰风格而言,采用高浮雕的装饰方法,刻意地表现出海兽肌肉的线条质感与嬉戏动态,或蹲或卧,双目滚圆有神,神采奕奕,从任何一个角度去欣赏,都是生动活泼,姿态优美。再加上写实的禽鸟、蜂蝶,往来穿梭于藤蔓盘曲、花叶翻卷之间,与灵动活泼的海兽共同组成了一幅满园春色之景。画面虽密,却虚实相间,纹饰虽繁,但疏密有度。就如诗中所吟,“谁道芙蓉水中种,青铜镜里一枝开。”芳容一现,便是半个盛唐!

    “古人不见今时镜,今镜曾经照古人。”今天,铜镜的实用功能虽然已经退出历史的舞台,但它们的艺术价值,并没有随着时光褪去。或许在博物馆展柜里、或许在收藏家手中,一面面铜镜沉睡,又似在低吟,等待着我们去拂走历史的轻纱,探寻铜镜背后的动人身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