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xsbwg@126.com 0510-87098166

宜兴市博物馆藏 汉代 七乳神兽镜

 

——宜兴市博物馆朱轩林

刊登于《宜兴日报》收藏板块“宜博赏宝”栏目

    在收藏活动中,人们普遍对青铜礼器怀有崇敬仰慕之情,青睐有加。的确,中国商周青铜纹饰之雄奇,铸造之精良,达到了同时代世界上任何古文明古国都无法比拟的最高艺术成就,称雄于世界。但进入战国时期以后,随着铁器等替代品的出现和逐渐大量使用,青铜器的使用与铸造日渐衰落。正当人们都认为中国青铜文化将由此画上句号的时候,谁也不曾之,青铜镜作为青铜器的一支,开始一支独放!

    从齐家文化铜镜的萌芽期,到商周、春秋,到战国,历代工匠千辛万苦,努力探索,反复实践,用了将近两千年的时间,才从实践中得到了合理的铸镜配方,并掌握了青铜镜铸造的核心技术。正如罗振宇先生在《古镜图录》中所说:“刻画之精巧,文字之瑰奇,辞旨之温雅,一器而三善备焉,莫镜若也。”

    两汉时期,中国铜镜艺术发展的鼎盛时期,工艺上的完全成熟,国力上的日益强盛,经济上的逐渐繁荣,无一不体现在铜镜艺术上。铜镜纹饰的总体变化,反映了统治阶级宣扬的儒家谶纬学说对社会审美的影响。此时的铜镜种类众多,形式趋于规整,草叶纹镜、规矩镜、多乳镜、神兽镜、画像镜等一系列新的纹饰流行开来,无不精妙异常,充满阳刚之气。其中,神兽镜最能体现这一时期的铜镜浇筑工艺。

    宜兴市博物馆藏的这面七乳神兽镜,便是汉代神兽镜的典型。圆形、半圆钮、圆钮座,钮座外环绕九枚小乳钉,乳钉间隔篆刻铭文。镜面主体纹饰区内以七枚带圆乳座的小乳钉将主纹饰区隔成七等分,分别以浮雕铸就羽人持节、青龙、朱雀、白虎等神人瑞兽纹饰,镜缘装饰锯齿纹及忍冬纹。

    是什么样的顶级工匠,才可以在方寸之地勾勒出如此动人的景象?一个个神仙瑞兽,大者高不过一厘米,小者则细如米粒,但是衣纹、动作、手势、眉眼、表情细腻生动、历历在目。既写实,又夸张;既规矩,又奔放……

    让我们再细细品味这件铜镜,观察这细如发丝的线条,想象那毫无差错的环节,不禁为每件铜镜背后包含的无名工匠无数个日夜辛劳所感叹,由此,冷冰冰的铜镜,似乎也增添了一股暖暖的人文味道。